重生七零嫁糙汉,禁欲老公夜夜宠_第15章 被孤立的黄思语 首页
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  第15章 被孤立的黄思语 (第1/3页)

  白微一觉醒来,天已经蒙蒙亮了,她全然不知何家这一夜的风波,起身端起了搪瓷盆里的脏衣服。

  这一身的棉衣棉裤,一个多月没换洗,脏都快硬了,这年头的衣物可值价,不可能说不要。

  她端着搪瓷盆,来到招待所门口。

  “大姐,请问一下,在哪洗衣服啊?”

  王春兰打量着白微,这才发现,她竟然生得这般好看!

  大眼睛瓜子脸,师长千金可是师里出了名的一枝花,可是跟这个女子一比,都要逊色几分。

  “出门往西走,走个三百来米,有条河。不过昨天下了雪,河面可能结冰了。”

  “谢谢您。”

  白微点了点头,照着王春兰所说的路线,还真有条河。

  雪已经停了,河面上结了一层冰,倒不厚,河边已经有五六个妇人,敲碎了冰面,正在洗着衣服。

  白微走过去,寻了个地方蹲下来,一摸河里的水,冰得手指头都快僵掉了。

  但白微并不介意,当初在北极参加荒野求生,最冷的时候,她还在结了两三米的冰层上,凿洞钓鱼,这种程度的冷,对她来说并不是问题。

  将搪瓷盆一放,拿出肥皂,白微正准备将棉衣打湿,一只冻得发红的手伸了过来,拦住了她。

  “你这样洗,衣服就废了。”

  这声音轻柔而又悦耳,白微一抬头,就看见一个穿着蓝色棉袄,梳着两个麻花辫的女人,她脸若银盆,眼似水杏,唇不点而红,眉不画而翠,长得颇有几分古典女子的韵味。

  “这衣服脏成这样,不能洗了?”

  白微不解地问道。

  女人摇了摇头,伸手将白微盆里的棉衣棉裤提了过去,她表情平静,倒一点也不嫌脏。

  “这真棉花不能用水洗,洗了会板结。得把被面被里拆开了洗,里面的棉花胎不能洗。”

  说着话的功夫,女人竟然从随身带着的军布包里,拿出一把剪刀,帮着白微将被面拆开,将里面的棉花拆了出来。

  她做得很是细致,将棉花拆好,又拿了一件衣服包上,这才将布料放进了盆里,倒了些皂角粉进去,装上水一泡。

  “这就行
加入书签我的书架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